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线缆资讯»业绩疲软,诸多交易存疑,华通线缆上市或存财务作假?

业绩疲软,诸多交易存疑,华通线缆上市或存财务作假?

  46.1K
     [点击复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21   浏览次数:29
核心提示:来源:花朵财经花朵财经原创口号很响,但股价却始终不见起色。近几日,华通线缆在市面上关于要把中国电缆推向全球市场的媒体报道

来源:花朵财经

花朵财经原创

口号很响,但股价却始终不见起色。

近几日,华通线缆在市面上关于要把中国电缆推向全球市场的媒体报道,明显多了不少。不过,与雄伟的口号相比,公司股价却有着别具一格的表现。

自5月11日登陆上交所起,到6月2日公司股价创出历史新高,截至6月18日,华通线缆的股价跌幅已超过20%,报13.67元/股。

与之相伴的还有,公司业绩增长疲软,同时还身负多项难以撇清的关联交易,很难不让人揣测公司存有财务造假的可能。

业绩逼近零增长

面对未来,华通线缆总经理张书军表示,力争在5年至10年内将公司打造成能源领域综合服务提供商,继续落实全球化战略,努力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电缆企业。

然而,与志向远大的全球化战略相比,是公司业绩增速的持续放缓,以及公司境外收入占比正在持续下滑。

2017至2021年一季度,华通线缆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9.04亿元、26.15亿元、29.55亿元、33.76亿元、7.09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45.69%、37.36%、12.99%、14.25%、3.56%。可以发现,公司业绩增速正在逐年放缓,且已逼近零增长的警戒线。

此外,近年来公司经销商客户减少数量,还呈现出了扩大趋势。2018至 2020年,公司经销商客户分别减少了7 家、16 家、26 家;反观同时期的经销商客户增加数量,则呈现出了逐年放缓趋势,分别为 24 家、17 家、19 家。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在华通线缆的18家子公司中,也还有8家子公司处于亏损状况,里面甚至还包括了成立时间较早,2020年营收规模高达2.61亿元的子公司华通控股(新加坡子公司)。

除此之外,历年对华通线缆营收贡献较大的境外收入占比,也正在持续下滑。2018至2020年,公司境外收入占公司总营收比分别为63.16%、61.31%、58.06%。很显然,这与公司所宣扬的全球化战略相比,实在很难达成一致。

行业产能严重过剩

华通线缆是一家成立于2002年的公司,公司主要从事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主导产品包括以进户线为代表的中低压电力电缆,以及以潜油泵电缆为代表的电气装备用电缆,产品广泛应用于电力输配、采矿、油气等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电线电缆市场属于市场化充分竞争的行业,截至2018年底,我国规模以上(年收入2000万元以上)企业数量就超过了3817家,行业整体竞争格局较为分散,且竞争激烈。

而发达国家市场已经呈现寡头竞争格局。据CRU统计,2012年普睿司曼、耐克森等全球前五大企业的生产总值已占到全球金属绝缘线缆市场的24%,美国三大生产商占美国的54%,日本七大公司占日本销量的86%,欧洲市场则基本由普睿司曼和耐克森垄断。

另有数据表示,全球电线电缆行业已步入缓慢增长周期。2003至2007年,在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大背景下,全球金属绝缘电线电缆规模年复合增长率尚能达到5.6%;但到2012至2017年,全球电缆行业年复合增长率已降至2.9%。

眼看着国内极其激烈的市场竞争,海外市场又形成了寡头竞争格局,并且行业已步入缓慢增长周期,在如此背景下,华通线缆却打出了要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电缆企业的口号,究竟又有几分值得信赖?

根据《中国电线电缆行业“十三五”发展指导意见》指出,我国电缆行业各大品类之中低端产能均严重过剩。以电力电缆为例,我国电力系统集中采购的体制导致部分单品数量较大,行业企业投资过度,整个十二五期间从高压到低压均处于产能过剩状态。

那么问题来了,在行业产品普遍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华通线缆再次发起IPO募集资金用于扩产各类电缆项目,未来又能有多大看头?

从估值维度比较,在我国电缆业上市公司中,资本市场给予的估值普遍较低。截至6月18日,汉缆股份PE值为25.71,东方电缆PE值为11.16,对比华通线缆104.31倍的PE值,可以说华通线缆已严重被高估。

多项关联交易存疑

与此同时,华通线缆还身负多项关联交易之谜待解。

招股说明书显示,江铜华北一直是华通线缆重要的原材料采购供应商。2018至2020年,公司对江铜华北采购原材料分别为9.89亿元,8.67亿元、9.35亿元,分别占公司原材料采购总额的50.79%、42.79%、42.27%。

然而诡异的是,作为一直在江铜华北任董事、经理的赵树国,在2015年2月至2018年5月间,曾向唐山汇润出资100万元,2015年2月、2018年5月通过唐山汇润分别间接持有华通线缆0.14%、0.10%的股份。直至2018 年5月,赵树国才以作价100万元向张济春转让了其持有唐山汇润的持有份额,之后未再间接持股。

对于江铜华北关键高管对华通线缆的持股,很难不让市场有利益输送的揣测。而时隔三年,股权仍以原价转让,是否或为股份代持的特殊利益安排?

除了与供应商之间存在亲密关系外,华通线缆与其重要大客户也有着类似的关联存在。

2018至2020年,华通线缆对爱德科技销售收入分别为1471.10万元、3338.91万元、4385.71万元。而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爱德科技2017年至2020年6月,累计约80%的电线电缆主要是向华通线缆采购。

然而,爱德科技不仅只是一家 2017 年才刚成立的新公司,且公司实控人杨硕在2015年2月至2018年5月,也曾作为有限合伙人向唐山汇润出资14万元,2015年2月、2018年5月通过唐山汇润间接持有华通线缆0.02%、0.01%的股份。

几乎与赵树国如出一辙,在2018年5月,杨硕以作价14万元向黎汉龙转让了其持有唐山汇润的持有份额,之后未再间接持股。

回眸历史,在2018至2020年,还有一家名为小猫特缆的企业既是公司客户又是供应商。2020年,华通线缆对小猫特缆销售1282.86万元,销售占比10.17%。同时,向其采购电缆2205.88万元,采购占比6.96%。

更有意思的是,在2020年间,还有一家同样以“小猫”命名的企业小猫天缆,也同时跻身既是公司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榜单。2020年,华通线缆对小猫天缆销售1338.60万元,销售占比10.61%。同时,向其采购电缆1387.60万元,采购占比4.38%。

关键在于小猫特缆的实控人张冠华,与华通线缆实控人张氏家族的姓氏如出一辙,且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张文勇,以及子公司监事张国臣还曾在同样以“小猫”命名的小猫天缆公司担任董事及监事职务。

那么,就以上存疑颇多的多项关联交易来看,华通线缆又是否存有利益输送或调节业绩的财务造假可能呢?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展会更多+
视频更多+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